首頁 > 旅游 > 正文

涼亭·古箏·清湖

p1_s (1)

織金、納雍、六枝交界處的“清湖”

陳家寨的寨子下面,有兩座孤峰,孤峰上各有一涼亭。秋日的午后,下端孤峰上的涼亭里陡然傳來古箏的樂音。循聲而去,竟是年輕的二女一男,一女彈箏,一男吹笛,一女伴舞。

曲子是《西游記》的插曲《女兒情》。

彈箏者玉指翻飛,伴舞者身姿曼妙,吹笛者神情專注,讓我這個突然的闖入者油然想起了人生,愛情,境遇……

隨同我一道闖入的作家跟唱起了歌詞,很快進入了狀態——

鴛鴦雙棲蝶雙飛

滿園春色惹人醉

悄悄問圣僧

女兒美不美

女兒美不美

……

古箏是幽雅的,彈古箏的女子也是幽雅的,伴舞的女子更是幽雅的,吹笛的小伙也陽光得讓人嫉妒。古箏,竹笛,青年男女,他們應該出現在揚州或蘇州的園林內,要不就出現在電視臺的演播室里,因為,只有園林里的亭子或者演播室的舞臺,才配得上古箏竹笛之類的陽春白雪。然而,既有的經驗根本回答不了偶遇的現實,畢竟,陽春白雪的古箏、竹笛,是彈到了山間、吹到了山間。

有人對我說,那都是些文藝青年,趁周末來拍音樂視頻的。于是我向吹笛的小伙求證。小伙說,他們都是老師,因愛文藝,湊在一起,趁周末來這個遠天遠地的地方練練手,練練嗓。我于是相信他們就是來拍視頻的——自媒體時代,每個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自我張揚,網絡上自我欣賞的短視頻鋪天蓋地,多了去了,說不定,網絡視頻的某一段中就有他們的存在。

我從心理上接受了他們的出現,陳家寨也是。因為他們的出現,陳家寨這個山村多出了一些世外桃源況味,我也改變了“僻地無絲竹”的偏見。

陳家寨在納雍縣的百興鎮。

百興舊稱白泥屯。對白泥屯,諺語有云:好個白泥屯,四條路口進,來時耍大馬,去時拄拐棍。

諺語說出了白泥屯的險要。

正如諺語所說,白泥屯確是險要的,三面臨水,一面臨崖,進入的旱路只能走懸崖,進入的水路則要靠渡船。清康熙年間,吳三桂兵剿水西,水西宣慰史安坤曾在白泥屯旱路猴兒關拒敵。300多年前的火把、血跡、吶喊、劍戟,讓如今的白泥屯還在發黃的紙頁中時時泛出隱隱約約的刀光劍影。

世易時移。戰爭成為背景,英雄的子孫又成為普通的子民,黔中一道大壩關住了朝夕不歇的流水,高峽現了平湖,曾經邊緣得自卑的陳家寨迎來了清湖環繞的美好風光,曾經易守難攻的猴兒關也被鋼筋水泥鑄就的大橋輕輕抹去不可一世的崢嶸,真可謂:此一時,彼一時。

大壩是2014年合閘蓄水的。水,一線一線地淹上來,淹去了河床中的亂石,淹去了河岸上的灌木,淹出了一湖碧水中的長天落日、飛雁驚鴻。陳家寨的人家離水越來越近了,劣勢變成優勢,到陳家寨清湖邊上垂釣、游玩的旅客越來越多了,陳家寨人的笑意越來越濃了。

從二女一男擺弄古箏竹笛的涼亭里往下走,很快就到了清湖的水邊。時過晌午,陽光斜照,水面上游弋的小筏子才過眼前,轉瞬又遠去了,水面上只留下一個“人”字形狀的波紋,久久不愿意散去。

清湖的水面是分岔的,一岔連納雍河,一岔連花魚洞,一岔連天生橋,三岔流水匯集于陳家寨下面,最后流向黔中。被水環繞的陳家寨人,站在涼亭里就能呼喚湖對面織金縣雞場鄉的親戚或者是湖對面六枝特區的朋友。“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在這里,盡管中間隔著浩渺的湖水,但友誼卻是隔不開的。

放逐的時光總是容易逝去。

很快,天幕暗了下來。從湖邊草地上開始,夜色一圈一圈地卷過來,卷到腳尖,再爬上額頭,最后,平靜如鏡的清湖變成了看不見的空曠,風聲卻相對明晰起來,嗚嗚地吹。湖邊星羅棋布的村寨里開始亮起了燈火,燈火倒影水中,又變成了搖動的光斑……

返程的路上,腦海里又浮現出涼亭里的二女一男,以及古箏、竹笛,耳邊仿佛又有了《女兒情》的纏綿。這種意境,很快讓我又想起了人生,愛情,境遇……

責任編輯:羅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吉林时时彩连线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