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畢節文化 > 正文

端午節,不僅僅是紀念屈原

章雪峰 著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9年3月

端午節,又有端五、重五、重午、蒲午、端陽、女兒節、浴蘭節、天中節、天醫節、地臘節、龍舟節、粽子節、詩人節等多種別稱,是我國傳承了兩千多年的重大節日之一。一般認為,端午節源于紀念屈原。其實,真要深究起來,僅僅一天的端午節,要紀念的人,可是多了去了。翻看《藏在節日里的古詩詞》就可以列舉一些,一起來感受一下。

楚人,自然認為是源于紀念屈原

南朝梁宗懔的《荊楚歲時記》說:“按五月五日競渡,俗為屈原投汨羅日,傷其死所,故命舟楫以拯之。”南朝梁吳均《續齊諧記》也說:“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貯米,投水祭之。”

距離唐朝張說最近的《隋書·地理志》記載更詳:“大抵荊州率敬鬼,尤重祠祀之事。昔屈原為制《九歌》,蓋由此也。屈原以五月望日赴汨羅,土人追至洞庭不見,湖大船小,莫得濟者,乃歌曰:‘何由得渡湖!’因而鼓棹爭歸,競會亭上,習以相傳,為競渡之戲。其迅楫齊馳,棹歌亂響,喧振水陸,觀者如云。諸郡率然,而南郡、襄陽尤甚。”

因此,唐朝的張說,到了屬于大荊州區域范圍內的岳州,也認為是紀念屈原的,他才在詩中寫“土尚三閭俗”。

吳人,認為源于紀念伍子胥

記錄同樣見于南朝梁宗懔的《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時迎伍君。逆濤而上,為水所淹。斯又東吳之俗,事在子胥,不管屈原也。”伍子胥雖是楚人,但橫死于吳國。他自刎而死之后,吳王夫差命人將其尸體于五月五日投入江中,是故吳越之人奉伍子胥為波濤之神,在端午節舉行龍舟競渡來祭祀他。

越人,認為源于紀念越王勾踐或者孝女曹娥。

宋人高承的《事物紀原》說:“競渡之事起于越王勾踐,今龍舟是也。”同樣是宋人的陳元靚的《歲時廣記》,記錄說:“競渡起于越王勾踐,蓋斷發文身之術,習水好戰者也。”

曹娥,則源于《后漢書·列女傳》:“孝女曹娥者,會稽上虞人也。父盱,能弦歌,為巫祝。漢安二年五月五日,于縣江溯濤迎神,溺死,不得尸骸。娥年十四,乃沿江號哭,晝夜不絕聲,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至元嘉元年,縣長度尚改葬娥于江南道旁,為立碑焉。”傳說曹娥投江五日后,其鬼魂抱著父親的尸體浮出水面。曹娥的孝行感天動地,人們為她撰文立碑,為她劃龍舟祭奠。至今,浙江省還有曹娥江、曹娥鎮。

在湘西、廣西一帶,還有端午節紀念伏波將軍馬援的風俗

端午節,還真挺忙的。本來人就挺擠的,可張說在岳州,居然還往里面加人,而且一加就是兩個——“江傳二女游”:娥皇、女英。

當然,端午節最主流的說法,還是源于紀念屈原。那么問題來了:娥皇、女英,越王勾踐,還有伍子胥,都是早于屈原的歷史人物。既然他們都比屈原早,而且一直被人紀念著、祭祀著,咋還被后出的晚輩屈原給搶了風頭呢?

所以,自唐至今,就一直有人不大相信端午節源于紀念屈原的說法,比如大名鼎鼎的李時珍。他在《本草綱目》中談及“粽”時說:“今俗五月五日以為節物相饋送。或言為祭屈原,作此投江,以飼蛟龍也。”所謂“或言”,就是“有人說”的意思。李時珍如此寫法,完全是存此一說的意思,自己的態度顯然是審慎的,是不大確信的。

端午節既然不是源于紀念屈原,那么源于何處?

“端午”一詞,最早見于晉人周處的《風土記》:“仲夏端午,烹鶩角黍。端,始也,謂五月初五日也。”而端午節的真正起源,比晉人周處早,比楚人屈原也早,源于先秦古人的“五月初五是惡月惡日”的觀念。

《禮記·月令》載:“是月也,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君子齋戒,處必掩身,毋躁。止聲色,毋或進。薄滋味,毋致和。節耆欲,定心氣。”《風俗通》載:“俗說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論衡》載:“諱舉正月、五月子,以正月、五月子殺父母,不得舉也。已舉之,父母禍死。”

可見,早在先秦時期,人們便有此固定觀念:“五月”是“惡月”“毒月”“死月”,“五日”也是“惡日”。就連“五月五日”出生的孩子,都不吉祥。

先民有此觀念,并不奇怪,完全可以理解。要知道,已是炎炎夏日的農歷五月,不僅氣溫偏高,而且蛇、蜈蚣、蝎子、壁虎和蟾蜍等毒蟲肆虐。這對于生存環境本就十分惡劣的先民而言,實在是一個恐懼感十足的季節。直到我們今天,仍然可以在民間聽到五月的禁忌,比如“五月蓋屋,令人頭禿”“五月到官,至免不遷”,等等。

所以,面對“惡月”“惡日”,生存能力還比較弱小的先民們,出于求生的本能,充分發揮自己的智慧,用上了沐浴蘭湯、系五色絲等手段,用上了雄黃、艾草、菖蒲等中藥,用來抵御各種毒蟲的危害。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五月初五,先民們都如此這般、約定俗成,于是形成了五月初五這一天的儀式感,于是形成了五月初五端午節。

端午節的節日風俗,第一項當然是采藥辟邪

古人相信,端午節采藥用藥,可以辟邪。《夏小正》載:“此日蓄藥,以蠲除毒氣。”

要用到的第一味中藥,是艾草。

《荊楚歲時記》載:“五月五日采艾以為人,懸門戶上,以禳毒氣。”即是采艾草扎成人形,懸掛門前;也有將艾草扎成虎形的,《歲時廣記》載“端午以艾為虎形”;《燕京歲時記》載:“每至端陽,閨閣中之巧者,用綾羅制成小虎及粽子……以彩線穿之,懸于釵頭,或系于小兒之背。古詩云:‘玉燕釵頭虎艾輕’,即此意也。”

古人還相信,用艾草泡酒為“艾酒”,在端午節飲用,也可以辟邪。這是有道理的,艾草性溫、味苦,其葉內服可以和經血、暖子宮、祛寒濕。

要用到的第二味中藥,是菖蒲,又稱劍蒲。《歲時廣記》載:“端午刻蒲劍為小人子,或葫蘆形,帶之辟邪。”這又是將菖蒲刻成人形了。

菖蒲也是頗有藥用價值的。《神農本草經》載:“菖蒲:味辛溫。主治風寒濕痹,咳逆上氣,開心孔,補五臟,通九竅,明耳目,出聲音。”

菖蒲還可以泡酒,稱為“菖蒲酒”“菖華酒”“蒲觴”,在端午節飲用,以驅瘟氣。《荊楚歲時記》載:“端午,以菖蒲生山洞中一寸九節者,或縷或屑,泛酒以辟瘟氣。”

要用到的第三味中藥,是雄黃。雄黃入藥,歷史悠久。雄黃辛溫,有毒,可以用作解毒劑、殺蟲藥。古人認為雄黃可以克制蛇、蝎等百蟲,“善能殺百毒、辟百邪、制蠱毒,人佩之,入山林而虎狼伏、入川水而百毒避”。

雄黃可以外搽也可以內服。外搽,主要是殺蟲、解毒,治療癰腫疔瘡、濕疹疥癬、蛇蟲咬傷;內服,可治驚癇、瘡毒。但是,內服必須在醫生的指導下,一是只能少量飲用,二是遵古法炮制的雄黃酒才能飲用。這是因為,雄黃真的有毒。

端午節時,三味中藥一起用,場景是這樣的:據《帝京景物略》載,“五月五日,漬酒以菖蒲,插門以艾,涂耳鼻以雄黃,曰辟毒蟲。”

除此之外,人們還通過佩戴彩色的“五色絲”“長命縷”“續命縷”,互贈香囊、五毒扇、五毒符等方式,來辟邪祛毒。

端午節的節日風俗,第二項才是賽舟競渡

包括岳州在內的荊楚之地,是我國古代最尚競渡的地方。《太平寰宇記》記載了荊楚之地流行競渡的情況:

荊之為言強也,陽盛物堅,其氣急悍,故人多剽悍。唐至德之后流傭爭食者眾,五方雜居風俗大變。然五月五日競渡戲船楚俗最尚,廢業耗民莫甚于此。

可見到了宋朝之后,端午節當天偶一為之的競渡,居然到了“廢業耗民”的地步,亦可見此節日風俗的流行程度。

端午節的節日風俗,第三項當然是吃粽子

從魏晉時期開始,人們在夏至、端午都吃粽子。晉人周處《風土記》:“仲夏端午,端,初也。俗重五日與夏至同。先節一日又以菰葉裹粘米,以粟棗灰汁煮,令熟。”

好吧,如今我們關于甜口粽子和咸口粽子的爭論,可以休矣。原來,最初的粽子就是甜口的,因為其中有棗子。

在唐朝,人們似乎在端午和夏至兩個節日里一直吃粽子。證據是,在張說之后的一百多年,唐朝開成三年(公元838年)的夏至節氣,白居易仍然在吃粽子。

在白居易留下的《和夢得夏至憶蘇州呈盧賓客》一詩中,他寫道:“憶在蘇州日,常諳夏至筵。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鵝鮮。”可見,直到那時,夏至的筵席上,仍然是吃粽子的。

最后,必須指出的是,雖然我們已經知道端午節源于先秦古人的“五月初五是惡月惡日”的觀念,但并不妨礙我們在端午節這樣的節日里,像張說在《岳州觀競渡》中一樣,想起屈原,想起這位憂國憂民的偉大詩人,想起當年他身上所承載的,如今我們還要世世代代去弘揚的愛國主義精神。

據《信息時報》

責任編輯:羅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吉林时时彩连线走势图